0°

洞庭湖碧螺和西湖龙井有啥区别?同是江南名茶,口味大不相同!

疫情渐渐退去,心情一天天好转。本来这个季节正是、梅花、海棠、桃花次第开放的时候,每逢花开出门赏花,我玩得开心得很。

可惜,最近只能在小区里放风。记得去年这个时候我去了趟苏州洞庭山、探寻碧螺春。当时听在苏州的师妹说他们新校区就在东山,于是我便访友访茶一起。后来还让她给我代购了一些碧螺春,几位杭州的朋友都很是喜欢。而师妹今年也委托我代购一些狮峰的龙井,这两个地方的朋友真是有趣!

碧螺春是苏州洞庭山所产的名茶,在中国绿茶中的地位大概仅次于龙井。之所以这样说,是因为龙井茶实在无论是、名字、名气、产量、甚至每年新春炒出的天价第一锅茶,都稳稳地占据着绿茶头把交椅。况且作为龙的传人,国人对于龙井那更是有着莫名其妙的偏爱!而碧螺春,在各方面似乎就低调了很多。


树林掩映的碧螺春茶园

去了才知道洞庭山不光有好茶,他们的茶园里间种着各种果树、枇杷、杨梅、橘子,算得上是教科书中“茶园间种”的绝佳实例,向来被称之“入山无处不飞翠”。那些水果到了相应的季节也是很得苏州人青睐。此外,太湖著名的银鱼、银虾、莼菜,更是游客们不得不品之地方特色美味。

洞庭碧螺春的名字,流传最广的传说也就是康熙大帝,据说他老人家曾因为洞庭山的好茶“吓煞人香”的名字不雅,为之改名“碧螺春”,然而这也是个故事。我国诸多地方均有茶产,高山出好茶,并非所有的高山好茶都那么出名。细细想来很有意思,真的跟爱茶人士的宣传有很大关系。

我曾三次去过洞庭山,2010年春天做博士论文期间,曾经去调研一些当地的茶文化旅游资源;2014年春天,曾经跟中茶博的同事一起去,当时他们在做一个茶文化推广的项目;最近一次就是2019年春天,特意为了自己重新考察和学习碧螺春,便又去了一次。


茶园里的桃花开了

太湖、洞庭山、茶园,说起来是无比风光美丽,如果不自己开车,依靠苏州的公共交通,那算是不太容易的事情。相比之下,西湖龙井的产区就在杭州市区里,各种公交发达。每年采茶季节一到,也正是春暖花开的西湖龙井茶旅游旺季(西湖似乎一年四季都旺),去往龙井山的道路经常水泄不通。

我那会还杭州上海两地奔波的时候,每逢周五下午,就赶紧去找一个公共自行车,因为骑车出去是最快的方式。那时候还没有ofo或者摩拜,杭州市的公共自行车特别是景区里的小车车很抢手的。有一次实在没有自行车,我走了大半个西湖才找到出租车。苏州洞庭山在交通拥堵方面,自然是比不上热闹无比的西湖,我去过的几次,倒显得有些清冷。

能成为好茶,自然有着树种、环境、加工技术各方面的因素。洞庭碧螺春茶树在当地遗留下来的茶树种是槎湾种,记得当时师弟们还曾经在当地做好好些年的育种实验,挑出来一些优质茶苗呢。近些年当地茶农所种的茶树也有早采早上市的品种乌牛早,或者芽头肥硕绒毛多的福鼎大白毫茶树品种。


碧螺春的炒锅杀青

采摘下来也是一芽一叶或者一芽二叶初展,但是采下来还需要经过一个特殊的步骤,就是拣剔茶芽——把芽头再摘下来,单独进行摊放,其余的部分放在一起。这个过程里,一般来说4斤鲜叶拣出1斤芽头,会损失不少嫩叶。而4斤芽头再进行炒制才能制作出1斤纯正的“碧螺春”,而拣摘下来的嫩叶就被当作下脚料、炒出来称之为“碧角(脚)”。

这个步骤是别的茶叶所不具有的,我觉得这样更或许加剧了碧螺春更高的人工成本。然而根据往年的经验,每年明前头采生产出来的碧螺春价格和头采西湖龙井相差不多。换言之,同样的茶制作龙井茶的人工成本还是略低些。说到这里,碧螺春茶虽然售价相当高,但是“碧角”的价格就显得很是亲民,基本也都是当地人留下或者给炒茶师傅们喝。小编曾经去东山访茶的时候,被物美价廉的“碧角”征服,去年特意委托师妹给我代购些,不想“碧角”太抢手,她没有抢到。

跟龙井茶不一样,龙井需要把芽头上的绒毛全部搓去,称之为“辉锅”。而碧螺春却要全部保留所有茶芽绒毛,“搓团显毫”就成了其中很有特色的工艺。


碧螺春干茶

所以,碧螺春从杀青、搓团显毫、到最后的干燥,就形成了“卷曲成螺”的外形。碧螺春干茶形状是卷曲成螺、满披茸毛、白毫特显、色泽银翠、光润,汤色嫩绿清澈,茶汤特别具有花果香,滋味清鲜回甜!尤其夏天的时候,很适合冷泡,冲出来的冷泡茶,更有一股花香弥漫,让人齿颊芬芳!

洞庭湖碧螺和西湖龙井都是全国知名的茶叶,公认的名茶,但是孰优孰劣很难说的清,可以说是都是很好的茶叶,都值得大家饮用。

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
    所有的伟大,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!
欢迎您,新朋友,感谢参与互动!欢迎您 {{author}},您在本站有{{commentsCount}}条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