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°

一杯碧螺春,悠悠老友情

茶公,为钱玄同径呼周作人之称,苦茶老人在他的《吃茶》里,把茶道的意思,称作“忙里偷闲,苦中作乐“。一句平凡的话,把吃茶解说得通俗透彻且巧妙。

夜凉,虽说已立春,南方的夜依然寒意沉沉。星光几点,月色残朦,我静坐阳台,给自己煮一壶碧螺春,听班得瑞的《寂静山林》,独享周末清凉的时光。岁月因此安静,仿佛音乐里阿尔卑斯山林的山声水声,宁静平缓的轮回。

茶道,于我,一窍不通。也不知何为茶之上品。茶种类繁多,红茶,绿茶,花茶,几乎眼花缭乱。

铁观音绿叶红镶边,七泡有余香,韵味十足。白牡丹蓓蕾初放,妆容雅素。祁红内质清芳,万种风情。龙井纯净无暇,天真妩媚。还有东方美人的雍容华贵,还有老成持重的熟普,真是无法茶珍如数。

可是,无论多少种茶,无论茶的姿态多么妖娆,也为自己对茶的浅识,我只钟爱碧螺春

对碧螺春的钟爱,缘于一次面试。

那是多年前的一个仲春,去苏州大学求职,准备匆忙,一路气燥心烦,落夜,到达苏州火车站,下车竟然把手提包落在车厢。一边找车站值班人员帮忙寻找,一边打电话给学校接待我的阿楠,告知状况。在车站值班室,苦苦哀求工作人员让我回车厢寻找,无果。正待心灰意冷的离开,阿楠竟出现在眼前。

我无比意外,一阵暖流顿传全身。阿楠非常热情,安慰我在值班室稍等,他转身去想想办法。万万没想到,不到半小时,阿楠竟拎着我的手提包回来了。然后带我坐进他的车,把我送到下榻的酒店。

次日,当我怀着忐忑而无法感激的心情,来到阿楠的办公室,阿楠递过来一杯热茶,一股沁人心扉的清香,扑鼻而来,我忍不住冒昧询问阿楠,这是何茶,如此香韵满室?

阿楠告诉我,这是他父亲种的碧螺春茶,他是苏州东山镇人。

对茶茫然无知的我,第一次听到碧螺春这么一个优雅的茶名。第一次知道碧螺春原产地就在苏州东山。

从苏州归来,一身江南雨濛雾迷的心境,行囊背满绿山青水,心却装满疲惫。由于自己的肤浅,终没如愿踏上姑苏的土地工作和生活。然而,却于此收获阿楠一份珍贵的友情,也娇养我从此对碧螺春的喜好。

那日上班,门卫送来一快递包裹,是阿楠寄来的。拆开是沁香的一盒碧螺春。阿楠附信说:知你不喜茶,但还是给你寄去,好茶要人品嘛!本想是立夏前寄到,却因事耽搁。收到茶要放冰箱,饮时用摄氏90度的水,先放水,再入茶,不能用手抓,水气会沾坏茶叶的。

我读得不知所措。

发信息致谢阿楠,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客气话,自己看了都觉得难为情。阿楠却说,本想寄多一些,想培养起你的兴趣,怕你不会储藏。你爱喝可乐,喝茶改改你的习惯,喝完了招呼一声,再寄。茶,不仅健胃舒心,喝茶的感觉犹如读一篇好散文的美妙!所谓 “一沙一世界,一壶一乾坤”呢!

我不禁感动,心也无比愉悦。

我去找了些关于碧螺春茶的文章来读。知道碧螺春不仅给予苏州东山一个满满花香鸟语的春天,更是占尽一个热情的夏季,碧螺春如待嫁的姑娘,片片绿意以香吻采摘,以心许加工。

这等意境,我不得不学会品赏碧螺春了,为那香吻之茶,更为那份友爱。

甚至,我常奇思幻想,在迷情醇醴的清夜,若在一壶碧螺春中,能品出吴中少女唇间的呓香,那是何等的旖旎美哉。

茶香,在闭目静逸中诞生,也在如水的岁月淡淡消逝。一段时光,一席情怀,素笺心语,写不尽人间真情。阿楠的友谊,一直持续到现在,无华无饰,一次相逢,一世情意,一茶一壶,续水间,感受人生的心境,倾撒一片心花,装饰世间浮沉冷暖,那些友爱,那缕茶香,那份茶情,仿如生根落地,固执在我的心里,葱葱郁郁。

独自煮茶写字,叙述碧螺春茶,念着远在苏州的楠,好像不是“一沙一世界”呢!碧螺春,让我浮躁的心境就这样一壶壶被熏染绎菲。

一杯碧螺春,淡淡清香一如淡淡的日子,平仄韵诵,悠悠然似乎于我无欲无求。在静漪的心湖,无波无澜。

唯有一厢碧螺春情,心留起伏。

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
    所有的伟大,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!
欢迎您,新朋友,感谢参与互动!欢迎您 {{author}},您在本站有{{commentsCount}}条评论